5年前初見薛梟,雖然經歷那麼大一場磨難,右臂被截肢,躺在病床上的他一直都樂呵呵的,災難似乎沒有發生過一樣,只在說起很多老師同學因那場災難離世時,他才會顯露悲傷。
  後來,“可樂男孩”幾乎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,薛梟也離開成都到上海求學,他的朋友同學都說他成天樂呵呵的,身上絲毫看不出名人的架子和驕縱。
  5年後,他回到成都,如願進了可口可樂公司,體型更胖了點,近半年的職場生涯讓他更加穩重。更為可貴的是他的踏實和自知,他不願意永遠活在可樂男孩的光環下,而是想通過努力實現自我價值。
  在薛梟的微博上,給了“可樂男孩”新的定義:可以樂觀的男孩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柯娟
  薛梟的“可樂”人生
  2008年5月15日 獲救
  被困在廢墟下的薛梟獲救後說:“叔叔,我要喝可樂,要冰凍的。”逗樂了當時“被悲傷籠罩的中國”,成都商報率先對救援過程及其本人進行了專訪和報道。
  2008年5月16日 截肢
  他被轉到了華西醫院,因傷情嚴重,右手臂被截肢。
  2009年9月 上大學
  薛梟被免試保送上海財經大學,就讀金融與經濟專業。
  2013年6月
  薛梟4月中旬進入上海可口可樂總部財務崗位實習。畢業後,薛梟進入可口可樂成都分公司。
  如今,“可樂男孩”對他來說,只是一個如浮雲般的虛名,現在,他只是可口可樂的員工薛梟。薛梟在成長,而且成長得很好。
  2008年5月12日14點28分,中國把這一刻的記憶定格在灰色。地震發生後80個小時的5月15日晚上11時,鏡頭救援畫面里,被救男孩一句:“叔叔,我要喝可樂,冰凍的。”他的幽默逗樂了當時沉浸在悲傷中的中國。“可樂男孩”薛梟的故事,成為很多人再迴首這段灰色記憶時,難得的亮色。
  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獲悉,薛梟6月從上海財經大學畢業後,目前已經進入可口可樂成都分公司工作。如今,他和“可樂”的緣分還在繼續。
  地震中的“可樂男孩”
  五年前,
  他一句話逗樂了中國
  5年前,他還是一個高三的學生,一場大地震將他埋在廢墟下,歷經四天被救出之後,經歷如此之大的災難和痛苦,卻沒有讓他哭泣,而是在擔架上,帶點調皮地對救援人員說“叔叔,我要喝可樂,要冰凍的。”也正是這句話,讓他變成了“可樂男孩”。
  2009,薛梟高中畢業,他在一家體育用品店當上了暑期工。
  體育用品店的負責人將薛梟安排在三樓的折扣超市負責銷售,第一天上崗,一有客人光顧,薛梟就熱情地上前招呼,不過沒有人認出面前的售貨員是“可樂男孩”。
  當時,薛梟說:“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名人,以後大學畢業肯定也要靠自己的實力找工作,所以我會好好把握這次機會。”
  薛梟很喜歡體育,對這些體育用品品牌也如數家珍,而且同事也都是年輕人,所以在這裡工作感覺很開心。“每天工作6個小時,大部分時間得站著,雖然辛苦,但是我肯定能堅持。”
  大學生、實習生
  新旅程,
  他以“可樂”為開端
  2009年,薛梟被上海財經大學錄取,就讀金融與經濟專業。
  在上海財經大學四年的大學生活中,薛梟樂觀、幽默,大家都很喜歡這個來自四川的男孩,他也是班上的“開心果”,在學習的同時他也結交了很多新朋友。剛開始,同學們都覺得薛梟是個小小名人,可是四年相處下來,只覺得“同學”薛梟性格好,樂觀又幽默,每次媒體要採訪薛梟,同學們都習以為常,只是一旦知道和薛梟一起做節目的嘉賓是明星的時候,會喊薛梟幫著要簽名照,薛梟只要能做到的,都一一滿足。今年5月7日順利完成答辯的他,和其他的同齡人一樣,一起踏入職場,開啟人生新的旅程。只是這新旅程,薛梟還是希望以“可樂”為開端。
  今年四月中旬,薛梟獲得了在上海可口可樂總部實習的機會。薛梟說,開始大家還很照顧他,不太讓他做事,薛梟就主動去找活兒做,纏著前輩教自己,慢慢的,大家也就不給他特殊待遇,常常給他活兒做,薛梟也學到了不少東西。也正是這段實習經歷,讓他感受到可口可樂公司先進和高效的工作方式,加上自己與“可樂”的緣分,在順利完成答辯之後,薛梟向可口可樂公司遞交了工作申請,只是希望的工作地點不是上海,而是可口可樂成都分公司。
  在經歷了求職的等待之後,薛梟如願以償回到了成都,進入可口可樂成都分公司,開始了自己的職場人生。
  可口可樂公司員工
  快半年,他入職負責消費者投訴
  進入可口可樂工作近半年
  如今,薛梟上班已經快半年。公司的地址在新都,但是他卻住在高升橋,和高中同學合租的房子。因為同學們在城裡上班,為了將就同學。好在公司有班車,每天早上不到七點,薛梟就要搭乘公司的班車上班。
  薛梟現在工作的部門是外事部,外事部要負責與媒體的對接,也要負責處理消費者的投訴。而薛梟目前主要負責處理投訴這項工作。也就是說,如果你撥打可口可樂公司的消費投訴電話,那一頭接電話的很有可能是“可樂男孩”。步入職場不到半年,薛梟已經在公司里交到了幾個好朋友。
  在公司另一個部門的小陳和薛梟同一批進入公司,兩人實習培訓都在一起,又是同齡人,很快形影不離。小陳說,很早以前就聽說過“可樂男孩”,沒想到自己居然和薛梟進了同一家公司。但是第一次見到薛梟,小陳說,“沒想到那麼胖。”相處下來,小陳發現,薛梟一點沒把自己當名人,性格開朗,也很勤奮。有時公司的人很照顧薛梟,不怎麼派太多的工作給他,薛梟還會有些小鬱悶,擔心自己學不到東西。
  只想踏實工作 融入角色
  雖然在上海學習生活了四年,但是薛梟很早就決定畢業就要回四川,除了覺得成都的發展越來越快,還因為他太戀家了。他還是想回老家,離父母和原來的同學都近一點。回到成都,他也是選擇和高中同學一起租房子,薛梟開玩笑說:“每天回家,都有人做飯。”
  工作了半年,薛梟也顯得沉穩了許多。然而,對於媒體的採訪,薛梟選擇了拒絕。薛梟說,他不希望外界還是關註他“可樂男孩”這個稱號,他只是一個普通人,現在更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,並沒有做出什麼轟轟烈烈的業績,他只想認真工作,儘快融入角色,好好完成公司交派的各項工作,在未來的工作中能夠迎接更大的挑戰,踏實的工作和生活,而不是永遠活在“可樂男孩”的這個光環下。
  成都商報記者也從可口可樂成都分公司相關負責人處瞭解到,可口可樂公司一直在從事各種公益活動,而薛梟作為公司的一員,以後也會安排他參加各種公益活動,用他的形象更好地宣傳公益,也是對社會的回報。
  (原標題:“可樂男孩”薛梟 入職可口可樂)
創作者介紹

煲仔飯

gtxalpsl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